您现在的位置:首页 » 文化名人

最具情怀的全能作家,文坛快枪手徐剑铭

发布时间:2017-05-22 10:58:50 点击数:

 

 

 

   著名作家徐剑铭简介

   

徐剑铭:1944年生,祖籍江苏徐州市丰县;六岁时随母漂泊西安。初中毕业后进工厂学徒。1978年任《西安工人文艺》执行主编;1984年任《西安晚报》副刊编辑,特稿部编辑、记者;副高职称;2003年退休。

16岁开始从事文学创作,发表各类作品约1800万字。

出版作品主要有:

报告文学集《站出来一条汉子》(陕西旅游出版社1993

长篇纪实文学:《立马中条》(人民出版社:2004;陕西太白文艺出版社:2010

长篇纪实文学:《宝马彩票案黑幕》(广东文艺出版社:2004

长篇传记文学:《血沃高原》(解放军文艺出版社:2006

诗集:《徐剑铭朗诵诗选》(陕西太白文艺出版社:2007

长篇小说:《死囚牢里的陪号》(北京五洲传播出版社:2011

散文集:《野樱桃》(陕西太白文艺出版社:2011

长篇自传体小说:《我在长安》(陕西三秦出版社:2013

长篇小说:《风过黄龙》(解放军文艺出版社:2014

长篇小说:《天狼镇》〔中华龙族文化艺术出版社:2015

大型话剧剧本:《天心顺》(陕西人民艺术剧院演出:2014

曾任:陕西省作家协会理事,西安市作家协会常务理事,西安市曲艺家协会理事,陕西柳青文学研究会常务理事,陕西十七路军军史研究会研究员,陕西秦腔艺术研究会理事。

中国报告文学学会会员,中国旅游散文学会会员。

有“文坛快枪手”“多面手”之称;写作体裁涉及小说、散文、诗词歌赋、戏剧曲艺、纪实文学、文艺评论等多个领域。

作品曾入选《陕西文艺百年经典》《中外爱情小说经典》《名家主笔古小说新编》等选集200余部;

曾获陕西柳青文学奖;获全国各种报刊文学作品奖百余种;

长篇纪实文学《立马中条》、大型话剧《天心顺》列入陕西重大文艺精品项目;

歌曲〔作词〕《我在路上》《我是山泉》参加央视青歌〔歌手获奖〕

诗歌作品在多种大型文艺晚会上朗诵;故事、演讲稿在全国及省市大赛中多次获奖。

为西安石油大学校歌作词《辉煌明天》;为西航集团公司纪念碑作赋《红旗赋》;为中国第一飞机设计院纪念鼎作词《满江红》;应邀参与《中国企事业家改革列传》《中国9910》《长安飞虹》《龙脉天路》等十余部文集的采编工作;应邀为陕西师大中文系、延安大学中文系等单位做文学报告多场。

为多个行业的院士,全国劳模、省、市劳模、各类先进人物写参评材料300余篇,无一落选。

 

 


 


 

 


徐剑铭诗歌欣赏

 

 

看鸟

我从幽梦中醒来,
神情恍忽,一脸落寞。

天明了,雨还下着,
一群麻雀从我窗前飞过。

听到它们叽叽喳的叫声,
看到它们在林间闪转腾挪。

无论蓝天还是绿树,
想飞就飞,想歇就歇。

不管飞行还是栖落,
总是用自己的嗓门唱歌。

风又如何?雨又如何?
谁见过会飞的鸟儿擎伞披蓑?

执诚守义,雀不如我,
浪漫洒脱,我不如雀!


听雨

独依西窗,夜色凄迷,
喜欢在凄迷夜色中听雨。

此时,天地间万籁俱寂,
只有雨声,奏出悠悠夜曲。

真的么?发声的真的是雨么?
为何从天而降时它悄无声息?

雨打莲蓬是“刀””;雨涤青山是“米”
雨落在大地上是“索…拉…系……”

天地万物都是弦与键
在雨珠儿弹奏下汇成旋律!

风本无形,雨本无声,
雨打风吹是借它物证明自已!

破解了大自然造化的神奇,
就该找到了你生命之所倚!

告别

所有的宣言只有半天时效;
所有的温情都是骗子的圈套!

暴戾与伪诈织出的浮华梦里,
天堂与地獄仅有一步之遥?

于是我在林莽间与你告别,
向着无垠的天空仓惶出逃……

其实我就是一只鸟儿,
我贪恋飞翔,向往崇高!!

我讨厌呼奴喚婢的骄蛮,
我憎恨背信弆义的肖小!

我相信苍天会接纳我的真诚,
我相信星月会理解我的孤傲。

于是我挥动带血的翅膀,
这一路风萧萧、雨潇潇、云袅袅……

我在苍茫云海间穿行,
用我的呐喊,呼应大海的波涛……

 

   

 

千里之外仰望一片流云, 

山道弯弯,绿荫掩映着那座小村。 

是谁哼唱着我儿时的那支歌谣, 

从漫天彩霞直唱到寒鸦归林…… 


千里之外谛听一个声音,

如泣如诉、声声叩击着我的灵魂。

是谁伫立在村口的老槐树下,

风吹白发哟、那是我的娘亲…… 



故乡是一首读不完的诗章, 

故乡是梦中不散的温馨。 

故乡给了我不解的乡愁, 

走遍天涯也忘不了那醉人的乡音……

 

     

哟……嗬嗬…… 

一声号子划破万顷浪波, 

大河中飞出英雄的歌,

船夫的号子是船夫的宣言:

老子天生就是与风浪相搏!

 

哟…嗬嗬……

大河中有了船夫的呐喊,

风浪中便有不屈的魂魄。

任狂涛巨澜如山压来,

船如利剑、斩浪劈波!

 

古铜色的脊梁上记录着岁月沧桑,

一千次的出航便有一万次的拼搏。

看道路在呐喊声中开拓出来,

船夫向远方的码头放声高歌;

哟…嗬嗬……

 

       

有河的地方就有船,

有船的地方就是渡口。

桨橹划开波涛,

水中便有了路。

 

摆渡者就是船夫,

船夫常年与风浪为伍。

只求送人到达彼岸,

绝不在风花雪月中角逐。

 

看惯了秋月春风,

渡口上涛声依旧。

唱一支无字的歌儿,

早也摆渡,晚也摇橹……